葡萄酒社

葡萄砧木和接穗之间的相互影响

房玉林  孙 伟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酒学院,陕西杨凌 712100)

摘要:本文在大量文献的基础上,主要描述了国内外葡萄砧木的研究、砧木特性、嫁接的生物学原理、砧木和接穗之间的相互影响及砧、穗组合的选配。根据砧木特性及其对接穗品种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选育或引进适合我国不同气候、土壤条件的优良葡萄砧木品种和砧穗组合,对我国葡萄产业的健康、稳步、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字:葡萄砧木;嫁接栽培;亲和性 

Abstract:In the massive literature's foundation, the paper mainly described the domestic and foreign grape stock's research, the stock characteristic, the grafted biology principle, the stock and scion's influence and the match between the stock and the spike. According to the stock characteristic and the varying degree influence emerged from it, we selective breeding or introduce grape stock variety and rootstock portfolio selection Sui which suit our country different climate and the soil condition, which aimed at offering the important meaning to our country grape industry’s health and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with steady steps.
Key words :Grape rootstock ; Grafted cultivation;Compatibility

   葡萄属多年生落叶藤本植物,是葡萄科(Vitaceae)葡萄属(Vitis)植物,是地球上最古老的一种植物,也是被研究最为详细的果树种类。作为四大水果之一,目前全世界葡萄栽培面积已超过1000万hm2,年产量约6800万t [1-3],占世界水果总产量的1/ 4。由于根瘤蚜的危害,葡萄种植中开始应用砧木。经研究证实,砧木对接穗品种的影响是多方面的,一般砧木在接穗品种的树体生长发育、结果习性、产量、品质和不同抗性等方面发挥作用。

1 葡萄砧木的研究

1.1 国外葡萄砧木的研究

国外葡萄砧木的研究利用较早,始于葡萄根瘤蚜发现之后。1854年,葡萄根瘤蚜首先在北美洲出现,之后随着美洲种葡萄的引种导致了根瘤蚜迅速在欧洲扩散,1863年在法国、1868年在英国发生根瘤蚜,1989年美国加利福尼亚也发生根瘤蚜,而根瘤蚜通过改变栽培条件、使用化学药剂无法防治,结果造成的损失惨重,使欧洲大面积的葡萄园遭受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仅在法国,在1868~1900年期间,250万hm葡萄园被毁灭,重新定植嫁接葡萄苗170万hm2,由此造成的直接损失高达5000亿法郎。从此之后,科学工作者们致力于寻求具有抗根瘤蚜的葡萄砧木的研究,从原产美洲大陆的野生葡萄种类或品种中发现了具有抗瘤蚜的类型[4],于是便开始了尝试使用另一种无性繁殖方法即嫁接繁殖,或称“砧化栽培”。直到1873年,才真正开始了对根瘤蚜免疫性砧木的研究[5],从中筛选出了适合于生产的具有抗根瘤蚜的类型,并将抗根瘤蚜砧木应用到生产实践中,挽救了世界上主要产区的葡萄生产,同时也推动了砧木育种、砧木的不同抗性等方面的研究,保证了世界葡萄生产得以稳步发展。100多年来,世界上葡萄栽培受根瘤蚜危害的国家几乎都采用了抗根瘤蚜的砧木嫁接栽培。河岸葡萄( V .riparia Michx)、沙地葡萄( V . rupestris Scheele)和冬葡萄( V . berlandieri Planchon)及其杂种是主要的抗根瘤蚜的种。现在许多国家和地区,由于存在各种各样的不利于葡萄生长的因素(干旱、盐碱、高湿等),也都采用嫁接栽培。总之,由于病虫害及一些特殊抗性的需要,国外日益重视葡萄砧木的研究和利用。另外,欧美各国还特别重视砧木无毒化,生产上基本都采用无病毒的砧木;重视品种和砧穗组合的区域化,很多国家(如法国、德国、保加利亚等)已实现了砧穗组合区域化。

在全面推行葡萄嫁接栽培中,遇到了嫁接苗生产费时、成本高的问题。法国研制出了葡萄嫁接机硬枝嫁接,使原来操作困难的嫁接过程在数秒之内就能完成,大大节约了劳力,加快了速度,降低了嫁接成本。欧、美葡萄生产及日本已实现了葡萄嫁接机械化。

1.2 我国葡萄砧木的研究

我国的葡萄嫁接栽培研究起步较晚,开始于20世纪60年代。由于我国葡萄栽培地区尚未出现过严重的根瘤蚜、线虫病害,我国对砧木的研究不以抗根瘤蚜、线虫为主要方向和内容。我国的葡萄研究多局限于抗寒方面(郭修武,1989 ;高秀萍,郭修武,王等,1993),并且只有少数几个单位从事这项工作,除了寒冷地区使用嫁接栽培外,其它绝大多数采用自根苗栽培。沈阳农学院从1959就开始采用贝达作砧木进行抗寒实验,1980年至今正式列题进行研究。自60年代以来,国内应用最多的抗寒砧木是山葡萄(Viti samurensis)和贝达(Beta),这两种砧木的普遍应用对扩大葡萄的栽培范围、减轻根系冻害、节省防寒用工和土方量及促进葡萄生产的健康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但这两种传统砧木也有一定的缺陷,如山葡萄虽然根系能抗-15℃~-16℃的低温,成熟的枝条和芽眼可抗-40℃~-50℃的低温,但扦插生根困难,实生苗生长发育缓慢,根系不发达,须根少,移栽成活率较低,而且嫁接大多有“小脚”现象;贝达砧木虽然扦插生根容易,但其根系抗寒力不够理想,只能抗-12℃左右的低温,个别年份仍有冻害发生,且易感染病毒病,如扇叶病(FanLeaf)、卷叶病(Leaf Roll)、斑点病(Fleck)等,在生产上已经发现对接穗品种的树势、产量、品质、成熟期等都产生了不良的影响。近几年,国内应用的抗寒砧木除山葡萄和贝达外,一些单位经过研究选育出了抗寒酿酒品种可兼做抗寒砧木,如北醇、公酿一号、公酿二号,这些品种扦插生根较容易,嫁接亲和力较好,但根系抗寒力不如贝达,根系只能耐-9℃~-10℃的低温,只能在不太寒冷的地区可以使用。另外,我国山东及一些北方地区,如辽宁、吉林等,还习惯于使用自根苗,导致每年都有不同程度的冻害发生,严重影响了葡萄产业的发展。而要在干旱、高温、多湿、盐碱等不利于葡萄种植地区发展葡萄的生产,就要考虑使用具有一定抗性的砧木进行嫁接栽培。因此,开发、挖掘、研究砧木资源,是葡萄生产健康发展的关键。

我国的辽宁、陕西、山东等地也曾发生过葡萄根瘤蚜,虽然早已绝迹,但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程度的提高,品种资源引进增多,难免带进一些病虫害,再加上干旱、高温、多湿、盐碱等不利自然条件的存在,也应该嫁接栽培,以提高葡萄生产效益,保证葡萄生产健康发展。应用嫁接栽培不仅可以扩大葡萄的种植范围,还可以降低种植成本。可以这样说,全面应用砧木及嫁接栽培对未来葡萄生产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庆幸的是,2005年9月25~27日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召开的第十一届全国葡萄学术研讨会上,葡萄砧木、嫁接栽培被列为研讨内容之一。这是自1994年9月在河北省怀来县召开的第一届全国葡萄学术研讨会以来首次将嫁接栽培列为研讨内容。这表明中央及各省、直辖市、自治区科研院校的高层葡萄专家及全国葡萄界已十分关注嫁接栽培,对我国葡萄嫁接栽培的发展会起到积极的作用。

2 葡萄砧木的特性

2.1 砧木的抗寒性

利用抗寒砧木可以提高葡萄的抗寒越冬能力和提高接穗品种抗冻害能力[6]。砧木上留取适量的营养枝有助于提高葡萄的越冬能力[7]。山西省农业科学院园艺研究所在1993年筛选出了一些极抗寒的砧木[8],如山河1号、山河2号、山河3号、山河4号。黑龙江省曾选育出抗寒砧木贝山砧(BAl)[9]。郭修武发现不同砧木的抗寒性能力存在着差异,最抗寒的是原产于我国的山葡萄Harmony砧木抗寒性较差[10]。许宏等利用电解质外渗法和恢复生长法对11个砧木品种和5个酿酒品种的抗寒性进行鉴定,研究结果表明,葡萄砧木的抗寒性明显强于栽培品种,不同砧木之间的抗寒性也有明显的差异[11]。

2.2 砧木的抗旱性

    我国主要的葡萄生产区域以干旱半干旱气候为主,尤其是在西北干旱地区,葡萄生长发育季节常遭遇高温干旱,严重影响了葡萄产业的发展[12-14]。葡萄抗旱能力因不同基因型品种根系形态及结构不同而有所差别。葡萄抗旱能力的大小主要取决于形态和生理两方面。陈继峰(1991)认为特别抗旱的品种有520A、225R、5BB;比较抗旱的砧木品种有SO4、5BB、420A、3309C、1202C、盐河(Salt creek)、贝达[14-15]。据Ferrara E等研究报道,砧木品种140R、1103P和沙地葡萄在抗旱性上表现突出。我国野生葡萄刺葡萄、水晶葡萄和葛藟 ( V . f lex uosusThunb. )都具有很强的抗旱性[16-17]。李传胜(1996) 经过对比观察和研究,发现德克系列的5BB耐旱性极强。翟衡等进行的葡萄抗旱性研究初步结果发现,大部分葡萄品种的抗旱性很强,能忍受较长时间的春季干旱,砧木品种沙地洛特抗旱性最强,2年生盆栽苗中度干旱30d后下部叶片轻微黄化,重度干旱40d复水后迅速恢复生长,光合速率立即回升;砧木品种1103P、SO4、5BB抗旱性较强,叶片受到干旱胁迫明显角质化,复水后光合速率迅速上升;河岸葡萄、8B、225A、3309C、Dogridge等抗旱性较差。以上报道中葡萄砧木抗旱性的差异可能是由于试验的环境条件和鉴定方法的差异所引起的,但利用砧木可以增强嫁接品种的抗旱能力是普遍认可的。

2.3 砧木的抗病虫性

在抗病性研究方面,目前主要集中在抗葡萄根癌病[18-20]、皮尔氏病、霜霉病、白粉病和其他真菌性病害以及扇叶病毒能力的研究上。如砧木品种SO4、河岸2号、河岸3号、河岸6号和PipariaGloire具有较强的抗根癌病能力,原产于我国的燕山葡萄( V. yeshanensis J X Chen) 雌株、河岸葡萄( Vitis riparia)各类型对根癌病也有较强的抗性,可作为抗根癌病砧木在葡萄生产中试用。砧木Tampa抗皮尔氏病、霜霉病、白粉病;VR039216对扇叶病毒具有很强的抗性。刺葡萄和华佳8号作为红地球葡萄的砧木能增强接穗抗黑痘病的能力,使其感病率及病情指数均大大降低[21]。在抗虫性研究方面,在葡萄的栽培历史上,对葡萄危害最严重的是葡萄根瘤蚜,因此,有关葡萄根瘤蚜的研究很多。欧美一些葡萄生产发达国家砧木研究的重点是抗根瘤蚜和抗线虫,故有关葡萄抗根瘤蚜的砧木及其对接穗品种的影响研究相对较多。目前主要应用的砧木有:SO4、河岸3号、河岸2号、沙地葡萄圣乔治( V. Ru2pestris St . George)、河岸葡萄格格尔( V. riparia Gloire)、420A、5BB、5C、161249C、110R、99R、140Ru、1103P、3309C、3306C、101214MG、44253M、41B、1616C等[22]。
2.4 砧木的耐涝、耐盐及耐酸性

Lee DK,Lee JC(1989)认为葡萄比其它树种具有更强的耐涝性,一些砧木表现更突出,SO4、101214MC、40102CI和1962CI比34EM、99R、3306C、1447P、4425319和1616C具有很强的耐涝性[23]。砧木的耐盐性及其对嫁接品种的影响国内外也进行了很多研究。樊秀采等研究表明SO4、520A、225R、Siliver、贝达、5BB、1103P具有较强的抗盐性,通过嫁接可以有效地降低土壤盐害[24-26]。高扬等研究发现在抗盐性方面5BB >520A >贝达> 225Ru >玫瑰香[27]。从研究中发现,SO4还具有很强的耐酸能力[28]。

3 嫁接的生物学原理

人们有目的地把一植物上的枝条或芽等组织,接到另一株带有根系的植物的适当部位,使两者愈合生长在一起成为一个新的个体,这种生物学技术称为嫁接。这个枝或芽称接穗,接口以下的部分称砧木。

3.1 嫁接的愈合过程

    嫁接愈合是异种植物或同种植物的器官、组织或细胞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结合成一个有机整体的过程。嫁接的愈合要比伤口愈合复杂得多,它涉及嫁接亲合性与非亲合性机制、嫁接愈合的组织学和细胞学变化以及生理生化作用等多方面的问题[29]。王淑英等研究了巨峰接红富士的嫁接愈合过程,将愈合过程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隔离层的形成,可密封伤口,阻止有机物和离子外渗,起到暂时保护作用;第二,愈伤组织的形成,愈伤组织可分为韧皮部、木质部薄壁细胞、髓部细胞膜分化形成;第三,愈伤组织接触、抱合及分化,将砧穗的形成层连接起来;第四,输导组织分化与连接,维管组织连接起来,导管分子纵向排列[30]。在嫁接愈合过程中,产生愈伤组织是成活的关键。

3.2 嫁接过程中养分的供应

嫁接后在维管束形成之前,砧木和接穗进行生命活动所需要的养分全靠自身提供。嫁接特别是枝接后通常将砧木的芽抹去,以降低砧木生命活动水平,使根内贮藏的有机营养可以保证生存,而接穗也要求枝条粗壮、芽体饱满,是为了增加内存营养和减少消耗。接穗生命活动所需要的水分由砧木通过水分自由扩散或渗透进入。在此过程中,一些矿物质离子同水分进入接穗。维管束桥形成后,养分、矿物离子和水分通过各自的渠道自由移动。

3.3 影响嫁接成活的因子

3.3.1 砧、穗亲合力

嫁接亲合力是指接穗和砧木通过嫁接形成层密接后能否愈合成活和正常生长和结果的能力。园艺学上以嫁接亲合力的有无或强弱表示。它是决定嫁接成活的主要因素。砧、穗之间具有相同的组织结构和生理遗传特性,嫁接后能够很快愈合,细胞组织沟通,水分和养分输导流畅,各部生长点正常分裂生长,谓之亲合力强;反之,亲合力差或不亲合,嫁接后不是生长极度衰弱,就是嫁接口不愈合而死亡。

有些砧木虽然具有很强的抗逆性,但与主栽品种的亲合性差,很难被直接利用。因此,选择与某一主栽品种亲合性好的砧木是葡萄嫁接栽培中砧穗组合研究的重要方面。嫁接不亲合的现象主要表现在生长期叶片变黄、早期落叶、营养生长衰退、新梢死去、出现大小脚现象、接口处生长过旺等。造成嫁接不亲合的原因主要与砧木和接穗的遗传差异有关。砧木和接穗的生长特性不同以及由此引起的砧穗双方不同的生理生化特性严重影响嫁接亲和性。有关葡萄嫁接亲合性的研究报道较多。巨峰、玫瑰香嫁接在贝达、北醇砧木上生长优良[31],而在山葡萄砧上“小脚”严重,埋土时容易折断[22]。无核紫葡萄用山葡萄做砧木叶片黄化现象严重[31]。

3.3.2 砧、穗质量

愈伤组织形成的内部条件,决定于砧木和接穗的生活力和枝条内的养分积累。葡萄植株落叶前无病虫危害,叶片完好,正常落叶,越冬前有充足的养分回收到根系和枝条内,在嫁接育苗时,伤口形成愈伤组织较多。生长期嫁接的砧木和接穗,同样要求生长健壮,无病虫害,特别要求接穗生长充实,皮层较厚,能离皮,此时形成层活跃,愈伤组织容易形成。砧木和接穗过于细弱,或者受病虫为害,落叶早,则嫁接形成层愈伤组织少。在运输过程中枝条失水过多、抽干,或者按穗在高温、高湿的环境下贮藏,枝条上的芽已经膨大或萌发,皮层变质发褐,用这类枝条作接穗,则极难形成愈伤组织,嫁接成活率低。

3.3.3 嫁接技术

嫁接技术中的切削平滑与否、砧、穗密接好坏、接口包扎和嫁接速度等,都直接影响嫁接的成活率。如果削面凹凸不平,接口形成层没有对准,接口衔接不紧密,接口包扎松动不牢,隔膜形成较厚,产生愈伤组织所消耗的营养物质较多,则影响嫁接成活;即使愈合,由于嫁接体内贮藏的营养物质过度消耗,发芽也晚,新梢生长衰弱,以后还会有从接合部位脱裂的危险。嫁接速度太慢、伤口与空气的接触时间过长,则导致接穗失水风干或削面细胞氧化褐变,降低形成层的活力,增加伤口隔膜的厚度,使愈合过程减慢,影响嫁接成活。

3.3.4 其他影响嫁接成活的因子

除去操作技术本身外,影响嫁接成活的因子主要是温度、接口附近湿度和通气等。
 
(1)嫁接时期:嫁接时间与温度有关。一般以20~25℃为最适宜,温度低则不易形成愈合组织。超过32℃,则会引起细胞损伤。在砧木、接穗形成层细胞分裂旺盛期进行嫁接最佳。
 
(2)接口附近的湿度和通气:饱和湿度利于成活,二氧化碳浓度高利于愈合,故不宜过早解除薄膜。
 
(3)光照:在黑暗条件下,易于愈伤组织的形成,呈乳白色,很嫩,砧木与接穗很易愈合;而光照条件下不易成活。如高接时,在塑料薄膜外套一层遮光纸,愈合快。
 
(4)气象:晴天、无风易嫁接成活,雨天不宜嫁接。
 
(5)伤流:要选伤流少的时期嫁接。如在春季嫁接,可在接口下基部近地面处多砍几刀降低伤流。

3.4 嫁接的极性

    砧木和接穗都有形态上的顶端和基端。愈合组织最初都发生在基端部分,这种特性称为垂直极性。葡萄枝条还有横极生、先端性、斜面的顶端性等。

4 砧木和接穗之间的相互影响

嫁接植株的生理功能由砧、穗分担——砧木供给水分和矿质营养,接穗供给碳水化合物[32]。砧木通过根系吸收和合成来影响接穗,接穗通过叶片的合成来影响根砧,构成了既协调又矛盾的关系[33]。

4.1 砧木对接穗生长发育的影响

砧木对接穗生长发育影响的研究一直很受重视。研究表明,砧木影响树体的营养吸收、光合、抗性,同时也影响接穗的营养生长、产量和葡萄与葡萄酒品质等,目前多集中于对树体生长、产量和品质的研究。

4.1.1 砧木对接穗营养生长的影响

砧木不但可以改变接穗枝条的生长速率[34],也影响接穗树体的生长量,单叶面积及叶绿素含量等,大致可分为增强和减弱接穗的生长势两种类型。很多研究用枝条生长量来表示树体营养生长情况,而生长量多用冬季修剪量来表示。目前常用的多数砧木对接穗具有矮化效果,一般情况下,使用砧木可以减少树体的生长量。如Singh[35]利用Perlette嫁接在4种砧木上的幼苗进行试验,发现砧木StGeorge和C-1613具有矮化作用,嫁接其上的Perlette枝条节间较短,而自根砧的节间和枝条最长,枝条最粗,生长量最大。Reynold等[36]研究也表明,自然条件下,嫁接在5BB砧木上的酿酒品种树体最小,而自根砧的最大。Crossen等[37]也发现砧木可以减少树体的生长量。但在有些栽培管理方式下,某些砧木反而会增强接穗的营养生长,如在人为控制灌水、高密度栽培等条件下,砧木体现了较强的适应性,使接穗品种表现出较强的生长势。Samanci等[38]在试验期间不灌水,发现1103P、SO4和5BB砧木上的接穗营养生长量较大。Mattii等[39]的高度密植的栽培方式,使嫁接在1103P砧木上的接穗生长势明显强于其他砧木和自根树的生长势。

4.1.2 砧木对接穗结果的影响

在19世纪,西方一度盛行砧木对果实不起任何影响的说法。但经过众多的研究发现,砧木在多方面对接穗结果产生影响。砧木对接穗的结果期和果实着色期有一定的影响。曹锦丽等研究发现,在钙质土壤条件下,先锋、黑奥林和康太葡萄分别嫁接于北醇和贝达上,表现为嫁接在北醇上的较嫁接在贝达上的果实着色期晚4~5天。巨峰葡萄以刺萄萄和葛藟作砧木可以提早着色。果实的着色状况取决于花色苷的含量,日本久宝田尚浩研究表明,藤稔葡萄嫁接在不同砧木上其果皮中花色苷含量明显不同,以嫁接在3306砧上的含量最高,嫁接在8B和3309上的次之,而以嫁接在101-14上的含量最低[40]。

产量是果树生产效益高低的重要因素,所以关于砧木对嫁接品种果实产量方面的研究很多。Samanci等[38]发现晚熟鲜食品种Muskule和Razaki嫁接在99R上产量最低,而嫁接在SO4和5BB上产量较高。酒用品种Chardonel嫁接在5BB和110R砧木上产量明显提高[41]。Reynolds等[36]试验所用9个品种嫁接在5BB上树体产量最高。试验结果还表明,同一条件下,不同砧穗组合对产量的影响效果不同。同一砧木对生长势不同的接穗品种影响结果明显不同,生长势强的接穗品种,表现出较高的产量[42]。嫁接在同一砧木Dogridge上的40个接穗品种,产量同自根相比,32%的品种产量降低,17%的产量增高[43]。

4.1.3 砧木对果实品质的影响

    果实品质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各种试验结果表明,砧木能对嫁接品种的果实品质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砧木对果实品质的影响,尤其使酿酒品种,使砧木的应用在葡萄栽培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研究较多的为葡萄糖酸含量、果穗、果粒大小[36]的变化、pH、次生代谢物质含量的变化及香味[44]等。Volpe和Boselli[45]提出河岸葡萄与沙地葡萄的后代(101-14、3306、3309)尤其是3309砧木的葡萄汁中糖分含量高,酸含量低,而99R、Gagliardo和Harmong作砧木的糖分含量低,Gagliardo、1103P和5BB作砧木的酸含量高。Kocsis等[42]也发现不同砧穗组合的葡萄汁中糖含量不同。Reynolds[36]认为砧木有提高果实可溶性固形物含量的趋势。Barbera嫁接在Rupestris dulot上酿制的葡萄酒中总酚和花青苷含量要高于嫁接在5BB和41B砧木上[46]。

苹果酸与酒石酸的含量变化对葡萄的酿造品质十分重要。酒用品种Gruener Veltliner的葡萄汁中可溶性固形物含量、滴定酸含量、苹果酸及酒石酸的含量均受砧木的影响,而且苹果酸及酒石酸的含量受砧木影响较大,苹果酸含量在转色之前受砧木影响程度较大,随着成熟度增加,其含量急剧减少,同时受砧木影响程度减小,而酒石酸含量在成熟的各个阶段均受砧木影响[47]。

4.2 接穗对砧木的影响

接穗对砧木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对根系生长状况、形态(根系分布的深度、密度,分根角度及须根多少)、颜色,根的年生长高峰和根系淀粉、碳水化合物、总氮、蛋白质氮的含量及过氧化氢酶活性的影响。巨峰、康太、红香水、罗也尔实生等葡萄品种的贝达砧嫁接苗栽培, 其根系的过氧化物酶活性、呼吸速率及可溶性蛋白含量均受到地上部接穗的影响, 与贝达自根苗根系比, 其过氧化物酶活性提高、呼吸速率降低、可溶性蛋自含量减少。即砧木贝达受地上部接穗的影响, 其生理活性相应降低[48]。

4.3 砧穗之间相互影响的机制 

首先营养物质的吸收、运输和分配,或光合效率、光合产物的种类和运输分配上的差异。
其次内源激素的相互影响,包括生长素、赤霉素、细胞分裂素、乙烯、脱落酸,此外还有酚类等天然物质。但这些方面的影响随栽培地区的气候、土壤条件的不同而异。因此,气候、土壤影响内院激素的水平[49]。

5 砧、穗组合的选配

砧、穗组合选配得好,能充分发挥砧木的优势,提高接穗品种的抗性,改进接穗品种的性状,能明显提高葡萄经济效益;如砧、穗组合选配不当,则使接穗品种的性状表现不良,将会降低葡萄的经济效益。

5.1 明确选配目的

   选择具有双重性(提高接穗品种抗逆性和改进接穗品种性状)砧木时,以改进接穗品种性状作为重点;改进接穗品种诸多性状中,以促进花芽分化(尤其南方栽培的欧亚种)、提高果实质量(增大果粒、提高糖度)作为重点。凡能促进花芽分化、提高果实质量的砧、穗组合应优先选配;凡影响花芽分化或降低果实质量的砧、穗组合,不论其他性状改进得如何理想,这样的砧、穗组合均不能选用。

如维多利亚长势弱,用SO4砧嫁接,长势弱的性状得到改变,种植第二年就能获得一定的产量,而且果粒也可增大,可是可溶性固形物明显下降。维多利亚在南方栽培,可溶性固形物仅12%~13%,属低糖低酸型品种,用SO4砧嫁接,含糖量再下降,口感淡而无味,SO4砧就不能选配[50]。

5.2 进行应用试验

砧、穗组合是否选择合适,不是根据文献描述的砧木、接穗的某些特性与栽培地的某些生态因子进行的简单匹配,而是要进行综合分析,深入了解砧、穗的特性,在此基础上进行应用试验,选出较理想的砧、穗组合,才可在生产上推广。
我国土地辽阔,土壤和气候条件差异较大,在一个生态区认为是理想的砧穗组合,另一个生态区不能生搬硬套,还应进行应用试验,选择最理想的砧穗组合。研究发现,一个栽培品种不同的砧木表现的性状是不同的,一个砧木在不同接穗品种上表现的性状也是不同的。因此,一个栽培品种要选择多种抗性砧木进行生产试验,以选择出适应该地区生态环境、对接穗品种经济性状影响最好的砧木品种,在生产上应用推广。

6 意义

我国地域宽广,土壤和气候条件差异很大,存在多种不利自然条件,如病虫害以及干旱、高温、多湿、盐碱等。我国葡萄生产长期以来以品种自根系繁殖为主,葡萄嫁接栽培研究起步较晚,且主要集中在抗寒砧木上,尚未展开系统而全面地研究。随着我国葡萄种植范围的扩大及区域化栽培的需要,在利用嫁接栽培时,对砧木和接穗品种进行试验,根据试验结果筛选出抗寒、抗旱、抗湿耐涝、抗根瘤蚜且与接穗亲和性好的砧木品种及砧穗组合。这是目前我国葡萄产业发展的迫切需要,因此采用抗性砧木嫁接栽培成为必然趋势,也是葡萄产业现代化的一个标志,对促进我国葡萄产业的健康、稳步、可持续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 贺普超.葡萄学.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1999
[2] 董清华,姚允聪,高遐虹. 葡萄三高栽培技术. 北京: 中国农业大学出版社,1997
[3] 严大义. 葡萄丰产新技术. 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1995
[4] 刘崇怀.葡萄砧木的研究及利用概况.葡萄栽培与酿酒,1992,(3):20-23
[5] 吴耕民编著.中国温带果树分类.北京:农业出版社,1984,208-254
[6] 柴慈江, 王明忠.抗寒砧木对露地越冬葡萄水分变化及安全性的影响.天津农业科学,1996,2(3):20-21
[7] 王家民, 谢文庭.砧木留营养枝提高寒地葡萄越冬能力的试验.中国果树,1996,(3):28-29
[8] 高秀萍, 郭修武, 王克, 等.葡萄砧木抗寒与抗根癌病的研究.园艺学报,1993,20(4):313-318
[9] 杨单城.葡萄抗寒砧木新品种-贝山砧(BA1).中国果树,1987,(2):51
[10] 郭修武. 葡萄根系抗寒性的研究[J ] . 园艺学报, 1989 ,16 (1) :17 -22.
[11] 许 宏, 王孝娣, 翟衡,等. 葡萄砧木及酿酒品种抗寒性比较[J ].中外葡萄与葡萄酒,2003 (6) : 20 - 23.
[12] 陈继峰.葡萄砧木品种的研究现状与展望.果树科学,2000,17(2):138-146
[13] 綦 伟,李瑞臣,徐月华,等1葡萄砧木抗旱性研究进展.中外葡萄与葡萄酒,2005(3):      33-36
[14] 许宏, 綦伟, 翟衡. 葡萄砧木及品种抗旱鉴定初报[J ] . 中国果树, 2004 (2) :30.
[15] 陈继峰, 刘三军, 孔庆山,等. 葡萄砧木的抗逆性试验[J ].中外葡萄与葡萄酒,2000 (2) :16 - 17.
[16] 陈绍莉, 刘金昌. 关于葡萄砧木资源的研究进展[J ] . 辽宁农业科学,2006 (4) :30 - 32.
[17] 李传胜. 葡萄良砧——SO4 引种初报[J ] . 落叶果树, 1996 (3) : 22- 23.
[18] Lee DK,Lee JC. Studies on flooding tolerance and its physio2logical aspects in fruit trees :1. Flooding tolerance by cultivarsin different fruit species[J ] . The Korean Society for Horticultural Science ,1989 ,30 (3) :215~223.
[19 ] 樊秀彩,刘崇怀,潘兴,等. 水培条件下葡萄砧木对氯化钠的耐性鉴定[J ] . 果树学报, 2004 , 21 (2) : 128 - 131.
[20] 马跃. 葡萄砧木苗期耐盐试验初报[J ] . 葡萄栽培与酿酒, 1991(3) :6 - 8.
[21] 刘三军. 葡萄品种抗旱抗盐及抗涝性的鉴定评价研究[ R] . 银川:中国农学会葡萄分        会,2000.
[22] 高扬, 高献亭. 葡萄砧木植物学性状及抗盐性的观察[J ] . 中外葡萄与葡萄酒, 2005 (1) : 19 - 20.
[23]Himelrick DG.Growth and nutritional responses of nine grape cultivars to low soil
pH.HortScience,1991,26(3):269-271
[24]柴菊华, 贺普超, 程廉,等. 中国葡萄野生种对葡萄根癌病的抗性[J ] . 园艺学报, 1997 ,24 (2) : 129 - 132.
[25] 王克, 高秀萍, 傅望衡,等. 葡萄砧木对根癌病抗性的研究[J ] .中国果树, 1990 (3) :12-16.
[26] 高秀萍,郭修武,王克,等. 葡萄砧木抗寒与抗根癌病的研究[J ] . 园艺学报, 1993 , 20 (4) : 313 - 318.
[27] 童琦珏, 乔巧珍. 巨峰葡萄砧木筛选报告[J ] . 江苏农业科学,1991 (4) :49 - 51.
[28] 陈继峰. 葡萄抗逆性砧木品种与利用[J ] . 山西果树, 2002 (1) :33.
[29]卢善发.离体茎段嫁接体内IAA的免疫组织化学定位.科学通报,2000,45(8):856~860
[30] 王淑英,石雪晖,谷继成. 葡萄不同砧木嫁接亲和力的鉴定[J ]. 落叶果树,1998(3) :6-7.
[31] 王丽雪,李晓燕,刘志华,等. 葡萄嫁接亲和力的研究[J ]. 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1997(1) :30-35.
[32] Schlitzberger A,Beiderbeck R.Transformation byAgrobacterium tumefaciens changes graft compatibili-ty of Nicotiana tabacum L.Phytopathology,1990,128:257~262
[33]李继华.嫁接的原理与运用.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
[34] Ollat N,TandonnetJP,LafontaineM,etal.Short and long termeffects of three roots tocks on Cabernet Sauvignon vine behaviour and wine quality[J].ActaHorticulturae,International Societyfor Horticultural Science(ISHS),2003, 617, 95-99
[35] Singh M, Sharma J K, Kaur H.Vegetative growth of budded Perlette grape at nursery stage on different rootstocks. International workshopon advances in grapevine and wine research,2005,142
[36] Reynolds A G, Wardle D A.Rootstocks impact vine performance And fruit composition of grapes in British Columbia[J]. Hort Technology,2001,11(3):419-427
[37] Crossen T, Aitken M.A comparison between 140 Ruggeri and Schwarzmann rootstocks grafted to Chardonnay under hot climatic conditions[J]. Australian Grape grower & Winemaker, 2002, 461a:57-60
[38] Samanci H, Uslu I. Rootstock adaptation and affinity studieson Razaki and Muskule grape varieties[J].ACHRI, 1995, 30
[39] Mattii GB, Storchi P.Ecophysiological and productive behaviour of Sangiovese grapevine as affected by rootstock athighplanting density[J].Atti-VI-Giornate-Scientifiche-SOI,2002, (1): 231-232
[40]久宝田尚浩,李相根,安井公一著.各种砧木对藤稔葡萄果实中糖、有机酸、氨基酸及花色苷含量的影响.余武安编译[J].湖北农业科学,1995(4),50-53
[41] Main G, Morris J, Striegler K.Rootstock effects on Chardonel productivity, fruit, and wine composition[J]. American Journal of Enology & Viticulture, 2002, 53(1):37-40
[42] Kocsis L, Podmaniczky P. Grape rootstock-scioninteractionon quantity And quality of yield. International workshop on advances in grapevine and wine research, 2005, 63
[43] Lipe W N, Perry R L. Effects of rootstocks on wine grape scion vigor,yield, andjuicequality[J]. Hortscience,1988,23(2):317-321
[44] Chen H, Block D E. Influence of viticultural practices on the aroma of 2001 Napa Valley Cabernet Sauvignon wines[J]. American Journal of Enology & Viticulture, 2003, 54(3): 217
[45] Volpe B, Boselli M. Rootstock infuluence on mineral nutrition and some yield and quality parameters of Croatinavarietygrapes[J]. Vignevini,1990, 17(4):51-55
[46] Corino L, Gambino E, Stefano R,eral. Soil management and rootstock effects on the yield and quality in a viticultural environment of North-WesternItaly[J]. Rivistadi Viticoltura edi Enologia,1999,52(1):3-32.
[47] Fardossi A, Brandes W, Mayer C.Influenceof different rootstock varieties on growth, nutrient content of the leaves and must quality with the cultivar Gruener Veltliner[J]. Mitteilungen Klosterneuburg,1995,45(1,2):3-15
[48]王家民,王学山等.葡萄接穗对砧木根系生理活性的影响[J].宁夏科技,2002(1):45
[49] 苗平生,华敏.现代果业技术与原理. 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999 :139-140.
[50] 杨治元. 葡萄嫁接栽培. 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06 :74-75.
 
已邀请:

要回复帖子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