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社

且优雅且自然:一个建设中酒庄的设计推敲

 纳帕河谷之游,希望能给旅友和酒庄爱好者带去一个新的目的地指南,也希望能给相关城市设计、旅游规划、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师们提供一个研究索引。同时,此行也为近期的一个酒庄设计项目带来了些许思考。

       我们的项目位于蓬莱,面积不到一万方;即目可堪望到的还有两个酒庄:

       一个建筑风格是苏格兰古堡式(俗称苏格兰酒堡),其建设虽早,但五脏俱全,酒厂、民宿、品酒、销售一个不少。风格动线姑且不去评价,但她作为这个小区域的酒庄建设探路者,确是贡献良多的。

      比如其生产区域,借鉴了欧洲的小型酒庄的做法:发酵罐、储酒罐、橡木桶全都在一个挑高的大空间;大空间一侧墙面利用了原有山体的毛糙表面,甚至生产的排水沟和室外雨水是相通的——很自然甚至有点原始的做法。我们一行首次去时完全不吝溢美,但管理者却苦口婆心地劝我们“这个不符合环保、那个不符合卫生防疫,排水沟甚至在整改”,“在管理更严格的今天、为了不影响运作尽量不要再尝试”。

      在随后的动线设计时,这些建议对我们在把握空间舒适和规范要求之间找平衡,起了一定正面的作用。

山谷中的酒堡和水库

       另个酒庄则临近完工,她具有著名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拉菲品牌拥有者)血统,建筑则意外地采用了“接地气”的新中式风格。

       其设计和建造都在我们之前,也无意中帮我们少走了些弯路。

       比如我们曾提议用基地开挖出的漂亮原生毛石来砌筑墙体、以代替幕墙体系时,承包商突然想到拉菲酒庄(他们的俗称)正在尝试、可供参考。果然,现场低矮的毛石砌筑mockup煞是漂亮;可没多久,承包商又垂头丧气的告诉我们此路不通:由于当地石头太酥,尝试各种方法后,石墙还是不能稳定地砌到3m以上。

       于是,我们现在果断把开挖出来的石头贴到护坡上,另一些则按照做景观挡墙的尺寸预留了。



施工中的护坡

        回到酒庄的设计推敲:本国的葡萄酒文化所处的阶段与欧美自然不同,与本土的其他酒文化、茶文化更不在一个量级,因此,酒庄项目的设计介入点也不同。

        我们在这个酒庄的整个设计中,将以下各点贯穿始末:

定位:纯粹酒庄?游客酒庄?

       基于项目所在的大环境,港资背景的业主在情怀和务实之间做了很久的平衡,我们也比较早期介入且从设计布局角度做了推敲。

       最终,项目定位为一个小型复合酒庄,以度假民宿及红酒主题宴会为特色,将酒的产量控制在100顿左右(中粮系的动辄千吨)。

       十多间的民宿有些在二层以上,我们放在了可以远眺到水库的朝向;


       另一些则在首层,像当地村庄里的民居一样,围合成了一些“院”。




       宴会则很大程度考虑了对外场的使用。

       蓬莱每年葡萄成熟前后那几个月的气候特别适合户外,唯一不利因素是近海风大,所以我们在宴会厅的一侧设置了下沉庭院,形成一个挡风的小气候外场区,可以与内场形成很好的互动。


展现:且优雅且自然

       项目暂定名“逃牛岭“、后缀是“Winery Retreat”,就暗含了遁入自然、静养的意思。设计上我们既不向酒堡致敬、也不去靠近中式,而是采自自然而生的现代形态。

       因基地接近山顶,我们并没有将建筑刻意隐藏到地形中——像纳帕的一些酒庄那样,而是更接近山屋共构:新嵌入的建筑基座呼应原始标高,上部建筑则与底座脱开,露出背后自然的山脊线和郁郁葱葱的植被。


动线:专业动线上,可多次品鉴的红酒文化

       在国内,红酒文化并不普及,人们也往往为一些符号化的元素所吸引,因此多数酒庄都设有酿酒工艺和历史的参观厅,以及一个大大的橡木桶酒窖。但这些只具有一次性的吸引力,多看几个便索然无味。

       真正值得每年一看的初加工、压榨、酿造区——会根据每年原果不同而有差异——却不能轻易看到。

       在这个项目中,我们和来自勃艮第的教授Pascal一起讨论出了一套“严格按照工艺流程”的动线,品酒客先沿着长长走廊环视庄园、转而隔着玻璃廊参观去梗、压榨、发酵区,并沿坡道下行至陈酿窖,取出几瓶佳酿,与三五好友坐定一旁的品酒室,看着室外的生产车间,细品这一批出产的红酒,期待着下一批的成品。

气味坡道



发酵车间

橡木桶陈酿

瓶储陈酿

明亮整洁的后场


两个局部小品:庄园外场的水洗台、下沉庭院的自助厨台

        时至今日,项目离竣工尚远,和其他青山绿水中的项目一样,建筑、景观、灯光等均与场地风物有所关联,设计和施工往往交叉进行,我们的工作也远没有归档。

        所以,现在就不再比着设计图赘述了,等2017年的成品吧。


转自:sitarch
作者:赵颖  徐震鹏
 
已邀请:

要回复帖子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