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所然 下的文章

所染第三


子墨子言,见染丝者而叹曰:“染於苍则苍,染於黄则黄。所入者变,其色亦变。五入必而已则为五色矣。故染不可不慎也”。

非独染丝然也,国亦有染。舜染於许山、伯阳;禹染于皋陶、伯益;汤染於伊尹、仲虺;武王染於太公、周公。此四王者,所染当,故王天下,立为天子,功名蔽天地。举天下之仁义显人,必称此四王者。夏桀染於干辛、推哆;殷纣染於崇侯、恶来;厉王染於厉公长父、荣夷终;幽王染於傅公夷、蔡公穀。此四王者,所染不当,故国残身死,为天下僇。举天下不义辱人,必称此四王者。齐桓染於管仲、鲍叔;晋文染於舅犯、高偃;楚庄染於孙叔、沈尹;吴阖闾染於伍员、文义;越句践染於范蠡、大夫种。此五君者,所染当,故霸诸侯,功名传於后世。范吉射染於长柳朔、王胜;中行寅染於籍秦、高强;吴夫差染於王孙雒、太宰嚭;知伯摇染於智国、张武;中山尚染於魏义、偃长;宋康染於唐鞅、伷不礼。此六君者,所染不当,故国家残亡,身为刑戮,宗庙破灭,绝无后类,君臣离散,民人流亡。举天下之贪暴苛扰者,必称此六君也。

凡君之所以安者何也?以其行理也。行理性於染当。故善为君者,劳於论人,而佚於治官。不能为君者,伤形费神,愁心劳意,然国逾危,身逾辱。此六君者,非不重其国、爱其身也,以不知要故也。不知要者,所染不当也。

非独国有染也,士亦有染。其友皆好仁义,淳谨畏令,则家日益、身日安、名日荣,处官得其理矣。则段干木、禽子、傅说之徒是也。其友皆好矜奋,创作比周,则家日损、身日危、名日辱,处官失其理矣。则子西、易牙、竖刁之徒是也。

“《诗》曰:必择所堪、必谨所堪”者,此之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