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七患 下的文章

七患第五


子墨子曰:“国有七患。七患者何?城郭沟池不可守,而治宫室,一患也。边国至境,四邻莫救,二患也。先尽民力无用之功,赏赐无能之人,民力尽於无用,财宝虚於侍客,三患也。仕者待禄,游者忧反,君脩法讨臣,臣慑而不敢拂,四患也。君自以为圣智而不问事,自以为安强而无守备,四邻谋之不知戒,五患也。所言不忠,所忠不信,六患也。畜种菽粟,不足以食之,大臣不足事之;赏赐不能喜,诛罚不能威,七患也。以七患居国,必无社稷;以七患守城,敌至国倾。七患之所当,国必有殃”。

凡五谷者,民之所仰也,君之所以为养也。故民无仰则君无养,民无食则不可事。故食不可不务也,地不可不力也,用不可不节也。五谷尽收,则五味尽御於主;不尽收,则不尽御。一谷不收谓之馑;二谷不收谓之旱;三谷不收谓之凶;四谷不收谓之馈;五谷不收谓之饥。岁馑,则仕者大夫以下皆损禄五分之一;旱,则损五分之二;凶,则损五分之三;馈,则损五分之四;饥,则尽无禄,禀食而已矣。故凶饥存乎国,人君彻鼎食五分之五;大夫彻县;士不入学;君朝之衣不革制;诸侯之客,四邻之使,雍食而不盛;彻骖騑,塗不芸,马不食粟;婢妾不衣帛,此告不足之至也。

今有负其子而汲者,队其子於井中,其母必从而道之。今岁凶,民饥道,饿重其子,此疚於队,其可无察邪?故时年岁善,则民仁且良;时年岁凶,则民吝且恶。夫民何常此之有?为者寡,食者众,则岁无丰。故曰:“财不足则反之时,食不足则反之用”。故先民以时生财,固本而用财,则财足。故虽上世之圣王,岂能使五谷常收,而旱水不至哉。然而无冻饿之民者,何也?其力时急,而自养俭也。故《夏书》曰:“禹七年水”。《殷书》曰:“汤五年旱”。此其离凶饿甚矣。然而民不冻饿者何也?其生财密,其用之节也。

故食无备粟,不可以待凶饥。库无备兵,虽有义,不能征无义。城郭不备全,不可以自守。心无备虑,不可以应卒。是若庆忌无去之心,不能轻出。夫桀无待汤之备,故放;纣无待武王之备,故杀。桀纣贵为天子,富有天下,然而皆灭亡於百里之君者,何也?有富贵而不为备也。故备者,国之重也。食者,国之宝也;兵者,国之爪也;城者,所以自守也。此三者,国之具也。

故曰:“以其极#1役,脩其城郭,则民劳而不伤;以其常正,收其租税,民则费而不病”。民所苦者,非此也。苦於厚作敛於百姓。赏以赐无功;虚其府库,以备车马衣裘奇怪;苦其役徒,以治宫室观乐;死又厚为棺槨,多为衣裘。生时治台榭,死又脩坟墓。故民苦於外,府库单於内,上不厌其乐,下不堪其苦。故国离寇敌则伤,民见凶饥则亡,此皆备不具之罪也。且夫食者,圣人之所宝也。故《周书》曰:“国无三年之食者,国非其国也;家无三年之食者,子非其子也”。此之谓国备。

注:
#1 此处“极”字之后的「役,脩其城郭……苦於厚作敛於百姓」,原文错排在《辞过》篇。毕沅等将之移入此处,同时通畅了两篇行文,可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