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 发布的文章

非儒下第三十九


儒者曰:“亲亲有术,尊贤有等”。言亲疏尊卑之异也。其礼曰:“丧父母三年。妻、后子三年,伯父、叔父、弟兄、庶子、其戚、族人五月”。若以亲疏为岁月之数,则亲者多而疏者少矣,是妻、后子与父同也。若以尊卑为岁月数,则是尊其妻子与父母同而亲,伯父、宗兄而卑子也。逆孰大焉?


非命下第三十七


子墨子言曰:“凡出言谈,则不 #2 可而不先立仪而言。若不先立仪而言,譬之犹运钧之上而立朝夕焉也。我以为虽有朝夕之辩,必将终未可得而从定也。墨子老师说:“执法者从事,必须考察国家百姓之所以治理的原因而行事,必须考察国家百姓之所以混乱的原因而去除之”。何谓三法?曰:有考之者、原之者,有用之者。恶乎考之?考先圣大王之事。恶乎原之?察众之耳目之请。恶乎用之?发而为政乎国,察万民而观之。此谓三法也”。


非命中第三十六


子墨子言曰:“凡出言谈,由文学之为道也,则不可而不先立义法。若言而无义,譬犹立朝夕於员钧之上也,则虽有巧工,必不能得正焉。然今天下之情伪,未可得而识也,故使言有三法。三法者何也?有本之者,有原之者,有用之者。於其本之也,考之天鬼之志,圣王之事。於其原之也,征以先王之书。用之奈何?发而为刑。此言之三法也”。


非命上第三十五


子墨子言曰:“古者王公大人为政国家者,皆欲国家之富,人民之众,刑政之治”。然而不得富而得贫,不得众而得寡,不得治而得乱。则是本失其所欲,得其所恶,是故何也?子墨子言曰:“执有命者以杂於民间者众”。执有命者之言曰:“命富则富,命贫则贫,命众则众,命寡则寡,命治则治,命乱则乱,命寿则寿,命夭则夭”。命虽强劲,何益哉。上以说王公大人,下以驵百姓之从事。故执有命者不仁。故当执有命者之言,不可不明辩。


非乐上第三十二


子墨子言曰:“仁之事者,必务求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将以为法乎天下,利人乎即为,不利人乎即止。且夫仁者之为天下度也,非为其目之所美,耳之所乐,口之所甘,身体之所安,以此亏夺民衣食之财,仁者弗为也”。是故子墨子之所以非乐者,非以大锺鸣鼓琴瑟竽笙之声以为不乐也,非以刻镂华文章之色以为不美也,非以刍豢煎炙之味以为不甘也,非以高台厚榭邃野之居以为不安也,以为不乐。虽身知其安也,口知其甘也,目知其美也,耳知其乐也,然上考之不中圣王之事,下度之不中万民之利。是故子墨子曰:“为乐非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