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社

新疆鄯善葡萄酒厂

新疆鄯善葡萄酒厂,1997年改制,被“英联邦澳大利亚高山公司”收购,更名“新疆楼兰酒业公司”,2001年在香港上市。2005年,大股东“澳大利亚高山公司”与企业主要债权人中国农业银行鄯善县支行产生纠纷,高山公司败诉后,企业管理人员不知所踪,“楼兰酒业公司”被鄯善县农业银行接管。2007年4月,“楼兰酒业公司”在乌鲁木齐“公开”挂牌竞拍,被某神秘企业再一次全资收购。

    ·企业历史
    新疆鄯善葡萄酒厂始建于1975年,是鄯善县园艺场创办的集体所有制企业,生产车间和办公用房,都是大集体时期的园艺场职工组织劳动、一砖一瓦盖起来的,参与过厂区建设的老职工说,“地下酒窑墙壁一米多厚,原子弹来了都炸不透。”从建厂开始到1987年,鄯善葡萄酒厂产品供不应求,一度垄断了新疆70%以上的甜葡萄酒市场。产品最抢手的时候,很多园艺场职工在自己家里开起了小酒坊。到现在,无论新疆南北还是乌鲁木齐,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们一怀旧起来,就会提到鄯善出产的“500克装无核白葡萄酒”,小白瓶,9毛钱一瓶。有点钱的人像今天我们喝啤酒一样,对着瓶子吹。没钱的人用葡萄酒和白酒勾兑,南疆阿瓦提、阿克陶一带的维吾尔族男人最喜欢这么喝。“那个好喝啊”,我无数次听人们说起过八十年代的喝酒往事。我也清楚地记得,这个品种的葡萄酒停产于1997年,大约在“高山公司”收购酒厂的前半年时间。
    1987年,鄯善葡萄酒厂贷款约900万元,从意大利引进国内第一套全自动干白、干红生产包装线。机器引进以后,能使用的部分只有三分之一,也就是杀菌、灌装部分,大半截使用不起来,为什么?第一,生产能力太大,按生产线设计,十几天时间就能完成过去全部的年产量;第二,劳动强低度,从原酒出库到产品打包、装箱,如果全部由机械完成,整条生产线只需要十几个人,其他二百多人怎么办?
    1987年,生产线上马,下坡路开始,鄯善葡萄酒厂历经十年亏损,到1997年,企业总负债高达3800万元左右,而原酒库存高达20000吨左右。最早的储存酒,是生产于1976年的窑藏白兰地,储存用的酒桶,是从前苏联进口过来的橡木桶。从1990年到1997年,鄯善葡萄酒厂是天津王朝葡萄酿酒有限公司的主要原酒供应商,当时三分之一以上的王朝干白葡萄酒,出产自鄯善葡萄酒厂。
    1996年,鄯善县政府决定甩掉包袱,指示企业进行改制。那时候,很少有人看见这家酒厂的地下藏着一座金矿,企业负责人四处求告,寻找外资兼并,但成效不大。隔三差五总有人到厂里参观,参观完了就完了,合作再无音信。

    ·改制过程
    1997年秋天,三九集团对鄯善葡萄酒厂表露出兼并意向。由于三九集团在吐鲁番葡萄沟的一个食品生产企业经营不善,所以鄯善葡萄酒厂没有表现出积极的态度,六月份谈起,一直到八月底,又方才有了一个初步协议。原计划,兼并合同要拿到九月初的乌洽会上签订,但就在乌洽会举办之际,这个企业的命运进入了万劫不复的生命拐点。
    “澳大利亚高山公司”负责人在乌洽会上到鄯善葡萄酒厂展位参观,随意交谈以后,获得企业即将出让的信息。然后,厂方接到地、县两级领导通知,和三九的谈判中止。几天以后,“高山公司”负责人出现在鄯善葡萄酒厂,他们是来谈企业兼并收购的,厂方接到的通知是:必须谈成!而据说,这个“必须”,有着更高层的指示背景。
    谈判结果:“英联邦澳大利亚高山公司”以承债方式,收购鄯善葡萄酒厂。“高山公司”继承原企业3800万元的债务(主要债权方为农业银行,约2100万元),获新组建的“新疆楼兰酒业公司”90%股份;鄯善县经贸委做为楼兰酒业公司的国资代表,象征性持股10%。也就是说,“高山公司”在没有投入一分钱的情况下,通过银行转贷,成为“新疆楼兰酒业公司”的新主人。
    企业并购完成以后,“高山公司”对“楼兰酒业公司”唯一的、看得见的投入,是对原酒厂化验室进行工程改造,把这幢唯一有玻璃长廊的建筑改造成“外资企业管理人员”宿舍。

    ·行业背景
    以1997年以前,国内消费者对干型葡萄酒不了解、不认识、不知道,鄯善葡萄酒厂做为国内最早的干型葡萄生产企业之一,充当了第一批吃螃蟹的角色。做为集体所有制企业,鄯善葡萄酒厂没有像长城葡萄酒那中粮集团国资背景,没有像王朝葡萄酒那样优良的品牌形象,没有像张裕葡萄酒那样的历史源缘。但是,在九十年代中期以前的国内葡萄酒行业,鄯善葡萄酒厂的干型葡萄酒技术能力始终是国内一流的,在当时国内干型葡萄酒生产技术的成熟性上,鄯善葡萄酒厂生产的楼兰牌干白、干红葡萄酒,和王朝、张裕、长城、通化并列,属于当之无愧的一流品质。
    在这里,有必要赘述一个行业事例:
    1984年,农业部邀请国外葡萄酒生产专家,对适宜种植酿酒葡萄品种的地区进行过一次全面勘察,最后确定以北纬42度为轴线,将气候和日照条件相对较好的吉林通化、河北沙城、甘肃武威、新疆玛纳斯和呼图壁确定成为酿酒葡萄品种主要种植基地。勘察工作结束后,1985年,澳大利亚外商投入巨资,与位于新疆玛纳斯县的兵团农八师147团、148团合同,建设20000亩酿酒品种葡萄种植基地。这是中国第一个上万亩酿酒品种葡萄的生产种植基地,部分种苗从法国波尔多地区引进。1989年,在品种葡萄开始结果的时候,受“六四事件”影响,澳大利亚外商全面撤资,已经建成的品种葡萄种植基地交还给当地团场管理。
    玛纳斯酿酒葡萄种植基地栽培的树种,是国内最优质的干型葡萄酒生产品种。在当时,新疆生产能干型葡萄酒的企业,只有鄯善葡萄酒厂一家。外商撤资以后,新的建厂计划取消,已经产出的品种葡萄,只能单向供应给鄯善葡萄酒厂收购生产,20000吨的原酒就是在这种背景下积累起来的。而90年代中期,正是鄯善葡萄酒厂经营不善、严重亏损的一个时期,鄯善葡萄酒厂以市场最低价勉强收购玛纳斯基地的品种葡萄,却不能按时支付收购款,年年拖欠,越累越多,农户的种植积极性不高,这个外资项目成为当地团场的经济包袱。
    从1992年起,农八师147、148团每年都在计划和准备,要砍伐掉已经成型的品种葡萄,改造成万亩棉田。每一次听到消息,鄯善葡萄酒厂领导都会星夜出发,苦口婆心地劝说。劝说不见效,再筹措贷款,还上一部分葡萄收购款。就这样,这个基地才有惊无险地保留下来,成为今天新天酒业最有价值的企业资产。
    鄯善葡萄酒厂时任厂长,酿酒技术员出身,是中国最早期的葡萄酿酒专家之一,也是当时西北五省唯一的国家级葡萄酒评酒员。正因为有技术背景,他对葡萄酒在中国的发展前景有正确判断,每一次听到玛纳斯方面准备砍伐葡萄,他就惊惶失措,匆匆赶往,苦苦劝说。他认定这个葡萄基地有朝一日会成为中国葡萄酒业的黄金腹地,他不惜用最严重的后果来承述理由:如果砍了,你们将是历史的罪人。
    现在,新天酒业在玛纳斯的葡萄种植基地,就是早期的澳大利亚投资项目,这个基地能存活下来,应该感谢当时的鄯善葡萄酒厂,在企业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年年举债,收购农户葡萄,才让它有了存活下来的可能。
    1998年,新疆上市公司中基集团收购玛纳斯葡萄种植基地,在石河子组建葡萄酒生产企业西域酒业。2004年,兵团下属企业资源整合,确定中基以番茄酱为主产业、新天以葡萄酒为主产业,在此基础上进行资产置换,西域酒业被新天集团全资收购,自此,玛纳斯葡萄种植基地归新天酒业所有,成为新天集团最优质的企业资产。
    新疆葡萄酒行业今天形成的态势,如果追本逆源,几乎都和鄯善葡萄酒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西域酒业的初创时期的主要负责人,来自原鄯善葡萄酒厂。新天酒业现任董事长、总经理,都是原鄯善葡萄酒厂的技术人员,其中,新天酒业现任总经理,是97年企业兼并时分配到鄯善葡萄酒厂的西农大应届毕业生。欧露酒业、金源葡萄酒、金葡王葡萄酒……如果把新疆的葡萄酒生产行业划成几条线、织成一张网,在哪里,你都能找到鄯善葡萄酒厂的影子,这个企业,是新疆葡萄酒行业当之无愧的开创者。
    但在国有企业改制的浪潮中,鄯善葡萄酒厂成为官商勾结、盘剥变卖的牺牲品,新天、西域等葡萄酒品牌声誉崛起的时期,正是楼兰酒业公司万劫不复的灾难时期。十年以后,这里已经万木萧条、死气沉沉,再也找不到一点兴旺的迹象了。

    ·兼并结局
    1998年,国内葡萄酒行业全面复苏。传说中的“英联邦高山公司”赶上了这个好时候,到2001年前后,酒厂过去库存的原酒基本上已经销售一空。新成立的楼兰酒业公司,销售总部设在深圳,主要销售点设在上海,销售终端的帐款全部进入“高山公司”深圳总部,鄯善的楼兰酒业只是这条线上的一个生产环节。当时,玛纳斯葡萄基地的品种葡萄已经由西域、新天两家公司收购,而原鄯善葡萄酒厂遗留给楼兰酒业的2000亩葡萄基地根本无法满足生产供应。“高山公司”对楼兰酒业的投入原则是,在满足基本生产需要的前提下,资金只出不进,销售出去的酒,货款回到深圳,对酒厂没有任何可持续发展的投入。所以,原酒卖完以后,楼兰酒业的辉煌历程就结束了,这个企业无可挽回地走到了末路。
    以20000吨库存原酒计算,生产、包装、销售以后的产值是多少?有人说一个多亿,有人说两个多亿。尽管没有凭据,但仍然可以估计,从1998年到2001年三年时间里,“高山公司”在楼兰酒业的获利,应该在亿元以上。
    经济背景和政治背景结合起来,能玩出不可思议的资本魔术。“高山公司”对楼兰酒业的迫害和洗劫,远远没有结束。2001年,这个座落在新疆库木塔格沙漠边缘、地处偏远的小酒厂,居然在香港创业板“成功上市”,募集资金据说高达4亿元,真实数字不详。而就在那个时候,楼兰酒业已经到了经营崩溃的边缘,大门紧闭,人声稀少,“高山公司”的高官们已经很少光临这个已经给他们带来数亿财富的破败企业。
    2004年,围绕着楼兰酒业公司的丑陋结局终于出现,企业状告中国农业银行鄯善县支行,为什么告、怎么个告法,局外人到现在也不知道内情,道听途说的结果,是农行方面一审败诉、二审败诉、申诉再败诉,楼兰酒业公司以“承债兼并”方式,从鄯善葡萄酒厂继承下来的银行债务,似乎变成不合理的非法借贷,楼兰酒业公司可以堂而皇之地侵占银行贷款、可以不还贷了。银行借贷借错了,反过来被企业告倒,假如传说是真,这可能是中国金融史上前所未有的耻辱案例。据说,中国农业银行闻讯震怒,通过北京支持,最后才把这个案子翻过来。
    以上传闻,不管是真是假,无可争议的事实是,2005年,“英联邦澳大利亚高山公司”终于撒出,玩了一个“大撒把”。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来,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留下,没有人追究过他们的罪过,反正,他们走了。
    “高山公司”在楼兰酒业大把捞钱的的时候,曾经以同样的“承债兼并”方式,收购过吐鲁番高昌酒业公司(原吐鲁番葡萄酒厂,在红柳河园艺场)、收购过吐鲁番化工厂(在七泉湖,主要生产玻璃制品),经营时间都维持了一年左右,他们发现这两家企业不像楼兰酒业那样有钱可卷、有利可图,很快就退出了。在正常的情理和股份制模式下,对企业拥有所有权的同时,应该承担法律责任。但“高山公司”在吐鲁番兼并、重组、收购企业的过程中,几乎没有负过什么责任,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除了当地群众接二连三地上访,政府方面没有任何行为和表态。

    ·最后尾声
    2005年起,鄯善县农业银行以债权人资格,接管楼兰酒业公司。2007年4月,楼兰酒业公司资产在乌鲁木齐“公开挂牌”竞卖,以这样一个企业的生产底子和“楼兰”品牌在葡萄酒行业的影响力,新疆葡萄酒企业应该有动心并且参与的理由,但无人应声,行业内出奇地保持着沉默,公开叫卖终于流拍。
    这时候,江湖上已经有了新的传说,说这个牌子没有人敢举。说,已经有人在吐鲁番当地的银行帐户上备好资金,等待流拍以后出手购买。假如,真有人能预见到这一次流拍,并且准备好资金等在那里,他的来头必定会让人望而生畏。更有消息说,这个神秘的买家,可能仍然和“高山公司”存在关系。
    传言居然被事实证明,流拍以后不久,2007年6月,某公司秘密入主楼兰酒业。生产还在停止,清算还以继续,深秋的时候,我站在厂门口向里面张望,十年过去,企业没有任何变化,再没盖过一间房,再没种过一株草。早已经破败的厂房更加破败了,空旷的厂区里,寂静无声,几个麻雀在门口的松树上跳跃。

    ·相关链接
    2007年5月,与楼兰酒业公司相邻的“鄯善葡萄开发公司”四队群众集体组织,到乌鲁木齐上访。乘车行走到吐鲁番火焰山峡谷口,被闻讯赶来的政府工作人员、警察阻拦,县长亲临现场,动员、劝说上访人员回家。鄯善县政府在对本次上访事件的处理细致、周到、耐心,生活用品调集到现场,返回车辆结集到现场,但上访群众不为所动,不喝一口水,没有一个人同意乘坐候在现场的车辆。僵持到天黑,群众放弃上访,徒步回家。那是怎样的一种悲壮啊,从火焰山口到鄯善县双水磨,近六十公里路程,县长和县委、县政府的工作人员们乘着车,跟着徒步的人群缓缓行走,被紧急调用的公交公司大巴车也随在尾后,而这几十个人,硬是一步一步走完了回来的路程。回到鄯善,已经是凌晨四点。
已邀请:

要回复帖子请先登录注册